第902章 欧冠竞彩足球中奖票

但算交了女朋友,午夜梦回时,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,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,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……黄昏时分,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。
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,道:“是的,高局。”高启荣拧开门,说道:“那好,进来吧。”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。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,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,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。
听我这样一问,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,表情登时有点阴沉,愣怔了片刻,垂下头,小声说道:“他前年……去坐牢,我们离婚了。”
房间里面,夫妻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,我思索半晌,终究还是敲了敲门。嘉琪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,有些吃惊,俏脸倏地红了,神态也有些不自然。方正源却探过头来,认真的打量我两眼,才笑着道:“小泉啊,我说去车站接你,你非说不用,瞧,到现在才回来,之前岳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。”
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,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,两人这样一拖再拖,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。从英阿姨家出来时,我感觉有点烦躁,自从和女友分手后,我压抑了许久,今天看见那风.骚入骨的少丨妇丨后,内心欲.火被勾起,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,于是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“黑夜精灵”,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。
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,额头浸出了汗水,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。心里却开始幻想,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。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,我是真觉得不值。
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,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,说完,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,猛的灌了下去,登时呛得她直咳嗽。
我来劲儿了,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,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,衣服朝挤在了一起,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,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。
毕竟对方以后是我的领导了,见状,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,笑着道:“高局,您慢点,小心。”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,脸色油光泛亮,正讲着电话,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。
“晓芬姐,你在这附近住吗?”?我笑着问道。“嗯,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?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。”张晓芬笑了笑,疑惑的问道。“我?”我愣了一下,羞赧的笑了笑,挠了挠额头,道:“我不住在这儿,刚才坐过站了,嘿嘿。”
“晓芬姐,你也才下班啊?”?我嘴甜的打着招呼。“是呀,小叶,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?”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,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,这让我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,暖洋洋的。
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,看我回头,她也感觉挺意外的,我们俩的脸庞近在咫尺,几乎要贴在一起了,我都能看清她脸的毛孔,那丰润性.感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,眼睫毛很长,向卷起着,一双丹凤眼,水灵灵的,好似带了电一样,直视的那一瞬间,电的他浑身发麻。
从火车站出来,我的心情有点激动,马能见到嘉琪姐了。可到了嘉琪姐家门口,我正要伸手敲门时,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。“二哥最好,可你不愿意,那小泉总可以吧。” 是姐夫方正源的声音。
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,挖苦她道:“切,还泡你呢,你也不看看你,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,泡你哪里啊?”小美女一听急了,朝我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你个臭坏蛋,我,我哪里像飞机场啦?算没她们的大,过两年不能赶了呀。”
事后我们连夜报了案,可事情的结局不太美妙,李华军强.奸未遂固然要服刑,而我因出手过重,导致对方左臂骨折、肋骨断裂,并伴有重度颅脑损伤。
我轻笑着摇头,听这小美女说的话,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,还不够四两重:“再说了,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,依旧是飞机场,还看你呢,切!”“你个大坏蛋!”
我感觉机会来了,随着车子的颠簸,假装随意的用腿不时的碰触她一下,想浅浅的试探一下她。一接触到她的腿,张晓芬已经察觉我是故意的了,斜过脸来,耳根有点红彤彤的,用那种很迷离惶惑的眼神看着我。
我笑了一下,假装没听清楚,淡淡的问道:“美女,你说什么?”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,嘴唇贴着我的耳朵,道:“你手机号是多少呀,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?”
我心里一喜,这可是求之不得的,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,笑着说道:“晓芬姐,这……你家里人……不方便吧?”张晓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花花肠子,笑吟吟的说道:“我家里一个小孩子,没什么不方便的。”
“切,谁和你聊呀!还不是想泡我!”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,搞的我登时无语,喝了口闷酒,我心想这样不行,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,不能宠着她,要不然,她能天了。
 
最新引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