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竞彩过关适合买几场

我这才放心了,跟着她在旁边小超市买了点菜,朝家里走去。张晓芬家里条件虽然一般,可有个小院子,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,姹紫嫣红,环境倒还蛮幽静的。
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,对于‘借种’这样的事情,本身极为抵触,甚至,连想一下,都会觉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。
宋嘉琪吓了一大跳,指尖一抖,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,她立刻没了主意,神色慌张地道:“怎么可能?不会吧,他……爸妈……他们要是知道了,我可怎么做人呀,唉!”
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,挖苦她道:“切,还泡你呢,你也不看看你,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,泡你哪里啊?”小美女一听急了,朝我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你个臭坏蛋,我,我哪里像飞机场啦?算没她们的大,过两年不能赶了呀。”
开好了房,我把身份证给她塞进了皮包里,搀扶着她进了电梯。她趴在我的肩,喘着气,那股热乎乎的气息扑打在我的耳根和脸,痒痒的,极具诱.惑性。
一大早,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,我起来了,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,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出门去班,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,宋嘉琪病恹恹的,脸色有些苍白,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。
走到门口时,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我有车,你……你开我的车送……我。”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,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,将她塞了进去,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,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,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。
我心里一喜,这可是求之不得的,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,笑着说道:“晓芬姐,这……你家里人……不方便吧?”张晓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花花肠子,笑吟吟的说道:“我家里一个小孩子,没什么不方便的。”
我原本觉得无聊,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,是我喜欢的类型,继续陪她玩下去了。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,她不胜酒力,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,满身大汗的回来,有点醉醺醺了。
点了支烟,沉思良久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,忽然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,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?对于我而言,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,当初嘉琪姐结婚时,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,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,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,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?
点了支烟,沉思良久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,忽然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,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?对于我而言,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,当初嘉琪姐结婚时,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,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,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,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?
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,对于‘借种’这样的事情,本身极为抵触,甚至,连想一下,都会觉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。
“看来还是没谈拢!”我皱起眉头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。嘉琪姐不在家,我也懒得做饭,回到英阿姨家里,正巧饭菜已经桌,宋叔叔也在家,他化程度不高,做的是技术活,平时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,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,也是简单直接。
劲爆的音乐下,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,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,疯狂的晃动,美臀颤颤,秀发乱舞,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我慌忙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指。手这一晃,打破了穆婉兰的回忆,她眨了一下那双带电的眼睛,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,大方的一把抓住我的手,拍在我手心,浅浅一笑,说道:“小叶,这是姐的名片,昨天开车溅了你一身泥水,不好意思噢,以后要有什么事需要姐帮忙的,打名片的电话,改天有空,兰姐约你一起吃个饭。”
劲爆的音乐下,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,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,疯狂的晃动,美臀颤颤,秀发乱舞,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,额头浸出了汗水,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。心里却开始幻想,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。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,我是真觉得不值。
我原本觉得无聊,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,是我喜欢的类型,继续陪她玩下去了。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,她不胜酒力,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,满身大汗的回来,有点醉醺醺了。
“嘉琪,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?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?”方正源也着急火了,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,连珠炮似地发问。“你,你……方正源,明明是你的问题,为什么要扯我?”宋嘉琪越说越气愤,声音也是越来越大,夫妻之间的争吵,也是越来越激烈。
我看她一脸绯红,有点醉了,问道:“唉!小妹妹,你没事吧?”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,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,有点飘忽不定,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,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也许是红颜祸水,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,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。那天晚,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,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,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,骑自行车,赶去托运站接她。
 
登陆网站